欢迎来到澳门最新游戏网站!

千亿明星公司曲终人散?现场探访武汉弘芯:招牌已撤,分包商称员工已解散

财富热线+86 0000 8888
栏目导航
千亿明星公司曲终人散?现场探访武汉弘芯:招牌已撤,分包商称员工已解散
浏览:176 发布日期:2021-04-22

阳春三月如约而至,但陷入烂尾困境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弘芯)似乎仍在经历寒冬。

近日有消息称,武汉弘芯高层在内部群中通知“公司无复工复产计划”,并要求全体员工于2021年2月28日下班前提出离职申请。

启信宝资料显示,经过一系列变更,目前武汉弘芯股东为武汉新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经过股权穿透后,上述两家公司均由武汉市东西湖区国资方面控制。

政府方面接手后,将如何处理这一“烫手山芋”?员工被遣散的消息是否属实?这是否意味着武汉弘芯的解散?2021年2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来到武汉弘芯项目现场看到,原本一处有“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十三个大字的门头招牌已经被撤下。一位武汉弘芯分包商向记者表示,“解散了,不会再有弘芯了。”

就相关事项,2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武汉弘芯官方电话,但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在武汉城市留言板上,对于市民就武汉弘芯的相关提问,武汉市东西湖区方面2021年2月8日(即春节前)最新回复为“该项目正在协调推进中”。

现场探访:原武汉弘芯招牌已被撤下

投资高达1280亿元,曾经作为武汉市明星项目上马,并邀请到曾履职台积电和中芯国际的半导体行业风云人物蒋尚义担任总经理……曾经辉煌的武汉弘芯,如今却落得一地鸡毛。

半导体行业资讯网站集微网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报道称,武汉弘芯高层在内部群中通知:“结合公司现状,公司无复工复产计划,经公司研究决定,请全体员工于2021年2月28日下班前提出离职申请,并于2021年3月5日下班前完成离职手续办理;休假人员可于线上办理。”针对上述消息,记者拨打了公司官方电话以及多个当地政府部门电话,并前往现场询问,但并未获得确切信息。2021年3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武汉市东西湖区宣传部,工作人员称,这个我们不知道,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当记者进一步追问时,对方表示,“它(武汉弘芯)是在我们辖区,但是我们没有任何发布的口径。”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在蒋尚义的背书下,大量工程师慕名而来,武汉弘芯也不惜用工资翻倍的方式留住人才。报道还称,工程师团队中,300万元、500万元(年薪)的一大堆,高峰期,武汉弘芯员工数一度膨胀到400人以上。

武汉弘芯目前的具体员工人数不得而知,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的武汉弘芯2019年年报,彼时公司缴纳五险的员工人数为203人。

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外立面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此次遣散员工的消息是否属实?这是否意味着武汉弘芯完全解散?武汉弘芯目前的状况到底如何?为了一探究竟,2021年2月28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武汉弘芯项目现场看到,多个工地的出入口已经被封闭,项目临网安大道一侧为工地正大门,从大门向内望去,已经看不到人影。而记者去年9月3日探访该项目时,虽然项目处于停工状态,但还有部分人员进出工地。

2020年9月,武汉弘芯项目办公区,停放着大量车辆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大门的一名保安阻止记者进入工地内,在记者问及武汉弘芯的情况时,该保安称现在里面没有武汉弘芯了,工地里没有人。对于武汉弘芯是否已解散员工,其表示自己刚来,不知道相关情况。

武汉弘芯在项目临创谷路一侧建设了红顶白墙的活动板房,作为公司办公场所。记者在该办公区看到,门口的停车位已经没有一辆汽车停泊,由“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十三个大字组成的门头招牌已经被撤下。

武汉弘芯项目办公区,门头招牌已经被撤下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在办公房内,一位疑似为前台的工作人员要求记者不要进入办公区域,记者询问其是否为武汉弘芯员工,该人员并未作答。办公房内有自助贩卖机,不过并没有武汉弘芯相关的任何字样,粘贴的疫情防控告示也没有写明落款方。

记者在进行项目探访时,项目内外只有数名保安在走动,上述保安再次赶来要求记者赶紧离开,但一直不肯透露其工作单位或服务单位。

2月28日,武汉弘芯项目的一位建筑分包商赵先生(化名)告诉记者,武汉弘芯员工已经解散了,不会再有弘芯公司了,新的(股东)公司正在筹划复工,不过是继续做半导体项目还是有其他规划,现在还没有明确。

据赵先生介绍,武汉弘芯从2020年拖欠工程款开始,(分包商)已经可以感觉出来,公司基本上坚持不下去了,向公司内部人员打听消息,发现员工也都人心涣散。牛年春节之前,赵先生也去了一趟武汉弘芯现场,项目部还有几十个人。不过赵先生发觉,大家都准备各奔东西了。

分包款支付方面则有一些进展,目前,赵先生的分包款已经拿到了80%左右,其余工程款将在今年下半年结算。

政府部门此前回复:项目正在协调推进中

自2020年7月,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方面“自曝”武汉弘芯资金断裂,引发公众关注已半年多时间,期间,公司也陆续经历了人事和股东上的变化。

启信宝资料显示,蒋尚义已经不再担任武汉弘芯董事、总经理职务。其还通过律师发表声明,宣称已于2020年6月因个人原因辞去武汉弘芯一切职务,且武汉弘芯也已经接受了蒋尚义递交的辞呈。目前,蒋尚义再次回到了中芯国际——2021年2月初,中芯国际公告显示,蒋尚义担任公司副董事长。

武汉弘芯另一方面的变化是股东方面。2020年11月份,武汉新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新工)取代原先的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和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为武汉弘芯唯一股东。

至2020年12月底,武汉新工持股减少至90%,另外10%股权由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不过,上述两家股东经股权穿透后,均由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控制。也就是说,武汉市东西湖国资方面已经全面接管了武汉弘芯。

那么,对于武汉弘芯当前的处境,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部门方面有何打算?2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武汉弘芯官网已经无法打开。根据网页历史快照中的公司电话,记者多次联系拨打均无人接听。

从公开资料来看,武汉弘芯目前诉讼缠身,并导致公司资产被冻结。具体而言,除了此前全新尚未启用的ASML扫描式光刻机因为5.82亿元的债务被抵押,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10月份公布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因盛品精密气体(上海)有限公司与武汉弘芯的买卖合同纠纷,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裁定冻结武汉弘芯银行存款1531万元、持有某公司5%的股权,以及武汉弘芯的一处厂房。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截图

不过,记者在某招聘网站上看到,就在武汉弘芯暴雷之后,2020年8月,武汉弘芯仍在进行招聘,最新一个招聘职位日期显示为2020年10月16日。

对于武汉弘芯的未来,武汉市东西湖国资方面有何打算?在武汉城市留言板上,也有市民就武汉弘芯问题进行询问。武汉市东西湖区方面于2021年2月8日的最新回复称,“该项目正在协调推进中”。

集成电路产业:冰火两重天

武汉弘芯暴雷,引发相关部门对于投资乱象的关注。2020年10月,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曾经表示,国家发改委下一步将重点做好四方面工作:一是加强对集成电路重大项目建设的服务和指导,做好规划布局;二是加快落实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抓紧出台配套措施;三是建立“早梳理、早发现、早反馈、早处置”的长效工作机制,降低集成电路重大项目投资风险;四是按照“谁支持、谁负责”原则,对造成重大损失或引发重大风险的,予以通报问责。

集成电路产业仍是当前国家重点支持和鼓励的产业,今年2月26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部长王志刚指出,集成电路产业是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也必然是中国研发包括科技工作的重点。

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2020年1月~9月,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为5905.8亿元,同比增长16.9%。这一增速是同期全球的两倍多。另外,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进口的集成电路商品价值高达3500.36亿美元,同比增长14.6%;同期进口的半导体制造设备价值253.51亿美元,同比增长15.4%。

目前中国集成电路企业发展情况和行业情况如何?作为国内领先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在2021年2月5日的一次投资者关系活动上,中芯国际联合首席执行官赵海军表示,2020年的集成电路行业,可谓是“冰火两重天”。一方面,疫情引发的“宅经济”,强化了人们对于万物互联的需求,芯片用量远超预期,各国的半导体企业面都面临难逢的市场机遇。另一方面,因地缘政治因素,产业链上下游动荡,全球半导体企业业务面临中断,整个行业的创新和发展也都受到影响。

“更长远来看,国际半导体生态环境在近几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几十年来支撑电子产品蓬勃发展的摩尔定律已经渐近物理极限。随着后智能手机时代的来临,市场对芯片的要求也呈现出多元化。芯片种类多,变化大。”赵海军表示。

目前来看,各城市对集成电路产业布局仍然热情高涨,其中包括武汉弘芯所在的武汉市。2020年10月份,武汉市发布《武汉市加快集成电路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鼓励集成电路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建设集成电路核心技术攻关载体,对集成电路领域新获批的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国家重点实验室,一次性资助50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